索 引 号:000931921/2015-01754 主题分类:其他
发布机构:北辛堡镇 发文日期:2015年09月02日
名    称:北辛堡镇蚕房营村村史
文    号: 主 题 词:
 
北辛堡镇蚕房营村村史

由于我们

文化水平有限,

且年代久远,

部分史实考证困难,

所以内容可能无法完全和历史

相对应,望大家继续考究,对于不准确的部分,请积极提出改正意见,谢谢。 

【基本情况】北辛堡镇蚕房营村地处燕山山脉脚下,依山傍水,北靠燕山山脉,南邻官厅湖畔,东距北辛堡镇驻地1.6公里,西距县城20公里。交通便捷,京张高速公路、大秦铁路与110国道穿村而过。林果业是全村的主导产业,盛产久保桃、富士苹果、草莓、梨、葡萄等各种水果。201285日在北辛堡镇政府的帮助下成功举办第一届久保桃品尝节,河北多家报纸网站相继报道,享誉省内外。

2014年,全村常住人口1490户,3850人,党员110名。总面积12559.5亩,农林业总面积4005亩。全村经济总收入4335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12185元。

 

【村名由来】蚕房营村,村名来历有两种说法,一是由于古代打仗,屯田生产而得名。在冷兵器时代,为了御敌入侵,很早以前就在此驻有军队。这个“营”是“营盘”的营,即驻地的意思。他们主要任务是:负责养蚕织布。相当于现在的被服厂(军工厂)。当时的“房”字,为“坊”,即手工业的工作场所——作坊。“营”现在指一种建制,当时是安营,即驻扎的意思。该部队男女都有,先在大榆树下安营扎寨,后来逐步发展有了前街,成为该村最早的街道,以后逐步向四周发展。故有先有大榆树,后有蚕房营的说法。还有一种说法是蚕房营村原名上方堡,因清朝初年与邻村郭家庄(原名桑园村)不和,上方堡改为蚕房营(意思是蚕吃桑)。

 

【村史沿革】194811月,在平津战役的凯歌声中,随着怀来县城的解放,蚕房营村这个曾作为“伪大乡政府”的所在地也回到人民群众的怀抱。当时,全村约3000多人,从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到人民公社,一步一个台阶的向前迈进,人口发展到1978年时,达到16个生产队5千余人。

此时蚕房营村集体经济发展迅猛,到1958年前,蚕房营是联村社所在地,郭家庄村、黑山口村、老君庄村三个村都属该社,后又发展到六街村。在1958年至1965年间,全村各生产队劳动日值均在2.8元到4.8元之间,并且集体经济也在不断壮大。

1958年,农业大丰收,村里粮食多的没地方放。全村政通人和,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获得由当时政务院总理周恩来颁发的“农业先进单位”奖状。

1965年“四清”开始,加上1966年文化大革命,大批老干部被整,生产队干部没人当。

1968年,形势逐渐好转,村里成立了良种场、林业组、气象哨等农科机构,组织人员培育杂交种籽,指导科学种田,设立黑光灯,诱杀害虫,指导修剪果树等,并从昌黎地区请来林学院毕业的老师,指导林业生产。回乡知青陈有宝曾先后两次随张家口地区农科所到海南岛育种。

当时,全国农业学大寨运动正处高潮,村里把渠、林、路统一规划,提出“果树上山,粮食下川,涝洼地改稻田”的口号,陆续把村南的果树移到村北,并对村东、村南的田间道路进行了重新规划和修整。现有的道路即是当时规划的结果。

1969年,村内利用官厅湖畔的河滩地改种水稻,四分地一块,埂直如线,地平如镜,第一年就亩产800多斤。夏天绿油油的稻田,蛙声一片;秋天金黄的稻穗随着秋风摇摆,“文人”万志功说:“百亩稻田千重浪,稻浪翻滚稻谷香,丰收汗水摔八瓣,官厅湖畔成粮仓。” 当时全村粮食总产达到180万斤。

60年代初开始兴修水利,村里成立了四个创业队。1969年,在北京军区炮146团的帮助下修建扬水站,军民挖沟修坝,从官厅水库引水灌溉公路以南的田地。后又建成长1200,高15不等的渡槽,一期工程到京张公路,因为土地承包到户,二期工程已修到太石沟山下,没有配套即停工。

村里逐步建起了修配厂、粮食加工厂、砖厂等,生产初步实现了机械化。1960年时通了电,安装了电灯,当时条条街上有路灯。全村95%以上的家庭从1963年后都翻盖了新房,到1978年以后有的农户还盖了楼房,不但面积增加,而且屋内的设计布局正在向单元式楼房的方向发展。农村信用社、储蓄所,从50年代在该村就已建立,并且存款额居高不下,年年处上升趋势。初具现代小城镇的雏形。

 

【产业经济】北辛堡镇素有“花果之乡”的美称,而作为第一大村的蚕房营村,村前村后全是各种水果树。苹果树、梨树、杏树、枣树,树龄在几百年的不下千棵,特别是梨树和海棠树,一棵树结三至五千斤果的有几百棵。鼎盛时期,一棵树同时可上十来个人摘果,都要摘半天到一天。在柳园路的南边、官厅湖边上有一棵海棠树,可称果树之王,占地约一亩,能产5000多斤海棠。

蚕房营村可以称得上“春有繁花,夏有林荫,秋有硕果,冬有窖藏”的世外桃源。从桃花初放到各种果花开罢,花期长达两个多月的时间。这里的水果品种丰富各异:桃,从夏到秋种类繁多,按月份分有“五月鲜”、“六月鲜”,按口感分有甜口和酸甜口,甜桃可分为鹰嘴桃、鸭嘴桃,我村是其全国特产地之一,甜酸桃有“冈子桃”、“毛桃”等,另外“蟠桃”、“久保桃”也相当知名;杏,最早的是“火来蜜”、之后有“麦黄杏”、“麦红杏”、“香白杏”,还有各种叫不出名字的山杏;李子类有红李子、黄李子、玉皇李子、牛心李子、美国李子;苹果类有富士、香果、槟子、沙果、秋子、国光、窝锦、红元帅、黄元帅等;海棠有八棱冷和八棱热之分;梨类有鸭梨、雪花梨、秋梨、热梨、铁梨、红香梨、苹果梨、半斤酥梨、脆梨、香水梨。枣类有大红枣、金丝枣、甜酸枣、小酸枣。葡萄类有牛奶葡萄、龙眼葡萄、红葡萄、山葡萄;还有山楂、核桃、栗子等干鲜果品。由于当时产量高,村里曾修建了两座水果冰窖,各家各户都有能容三到五千斤的水果窖。因此水果能储存到来年的“五一”节前后。

 

【团组织建设】蚕房营村从1949年刚解放就成立了共青团组织。在团支部的带领下又成立了剧团、篮球队、乒乓球队等文体组织,活动开展的红红火火。1953年,正值官厅水库修建之时,团支部带领青年团员用旧怀来城移民走后的旧房基、废旧砖石盖起了五间俱乐部,村民自此有了活动的场所。俱乐部设有幻灯组、“说书组”、“故事组”等。放映员轮流到16个生产队放映,放映过《南海长城》。曾邀请天津等地的艺人来俱乐部说《杨家将》和《烈火金刚》等评书。

19559月,全国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大会在北京召开,村团支部青年委员任振江作为先进团支部的代表参加了会议。团中央给颁发了“先进团支部”的锦旗。

195811月,团支部书记李进财光荣地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第二次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大会。会后,团中央出版了名为《介绍一个俱乐部》的小册子。将我们村俱乐部介绍给全国,并翻译成五国文字在前苏联、朝鲜等友好国家发行。1965年李玉和时任团支部书记,村团支部被团中央评为“四好团支部”。

【文艺体育建设】体育运动蓬勃开展。村里的体育活动鼎盛时期,有五个篮球场,每个生产队都有一个球队。单、双杠、木马、翻板,排球、乒乓球、康乐球等设施、器具一应俱全。1975年张家口地区坝下农民运动会在该村召开,村篮球队员就战胜了县专业篮球队,当时的文教局长张旭东说:“你们(县队)再打不过蚕房营队,就让他们到省参加比赛。”

文艺活动独具特色。蚕房营村剧团(后称宣传队)无论是小节目、古装戏,还是现代戏都能演出,更是县、市、地区和省参加汇演的主力。演过的古装戏有《走雪山》、《打金枝》、《金水桥》、《十五贯》、《打渔杀家》、《杨进业招亲》、《秦香莲》等,现代戏有《朝阳沟》、《三世仇》、《夺印》、《红灯记》、《沙家浜》等。各种形式的演出基本都有:如舞蹈、表演唱、对口词、数来宝、山东快书、快板书、天津快板、山东柳琴、陕北道情、广西渔鼓、京东大鼓、说唱、群口词、枪杆诗、小话剧、活报剧、相声、三句半、独唱、清唱、乐器合奏、独奏、扭秧歌、高跷、旱船、舞龙等丰富多彩,逢年过节热闹非凡。

50年代的乐器十分简陋,初期用猪水泡做二胡,正琴伴奏。后购买扬琴、木板琴、二胡等,日后又有了大、小提琴、小号、黑管、海笛等。打击乐器也逐年增多,并向高档发展,如架子鼓等。演戏的服装有7大箱,道具更是应有尽有。县里省里先后送万志和、陈有太等一批文艺骨干到河北文联和中央文联进行培训学习。

1963年为了培养演古装戏的人才,村里专门从张家口聘请晋剧老师住村两年教唱戏。1965年在原张家口地区文化工作下乡队的帮助下,村小学教师陈有富等同志,编写创作了《我爱我的蚕房营》村歌,人们争相学唱,流传至今。

1963年到1965年张家口地委针对苏联变修的教训,在该村进行儿童团、少年团试点,两年的时间把儿童们的课余活动也搞得有声有色,为这代人的成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75年河北电视台对蚕房营村的文化活动作过专题报道。

2003918《张家口晚报》刊登了题为《蚕房营的青年“出了国”》的老照片新感觉的回忆文章。

60年代旧戏台东北角,即大庙的东南角,有两间小房,那是村里最早的图书室。藏书有上万册。“文化大革命”中图书室被封存,全部图书都失散。目前村委会农家书屋藏书3000余册。

50年代起,到村里来参观的人员络绎不绝,在此召开的各种现场会不断。60年代到70年代,河北广播电台、河北电视台、《河北日报》曾多次报道该村青年活动和民兵建设、文体活动等情况。五间俱乐部的墙上,奖状、锦旗、纪念照片挂了好几层,四面墙满满的。

 

【教育建设】80年代以前,由于对教育历来重视,村里的人们与周边其他农村相比文化程度相对较高。解放前村里的小学是一栋老式排房和一处大庙的附庙四合院,校园里种满了花草。50年代新建了三排能容纳500多学生的小学校舍。当时郭家庄村、老君庄村、黑山口村的孩子都来此上高小(五、六年级)。全日制小学办的很有特色,可以说是素质教育的先驱。每年都有考上县重点中学的学生,文体活动、军训开展的生动活泼,学生们表演节目,进行军事表演等,可谓德、智、体全面发展。

晚上的“耕读小学”办的也有成效。为了照顾家庭经济困难孩子上学,村里晚上开办了“耕读小学”,由回乡知识青年、老高中毕业生任教。还经常开办各种夜校,普及各种科学知识等。

到了80年代,村里用部分占地赔款盖了一栋三层教学楼。这是河北省第一家农村小学教学楼。《河北日报》等媒体进行了报道。2000年全国“普九”大检查,被评为达标单位。2013年又将小学的楼房在原址翻盖。

全村人文化水平较高,50岁以上的人都达到高小文化,以下的都达到初中以上文化,每年都有35人考上大学。早在50年代,村里就有大、中专毕业生,如曾任天津大学电子技术学院院长兼党委书记的任长明教授和刘仲娥教授、桂林某部科研单位工作的周学谦高级工程师、西安某部队医院的任兆清教授、在北京公安系统任职的周仲财等。

 

【精神文明建设】蚕房营村的精神文明建设全国著称。村里从解放初期就非常重视宣传教育工作,早在上世纪50年代,青年学生晚上拿着用铁皮卷的喇叭筒,提着马灯,沿街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60年代村里通了电以后,安装了无线广播的高音大喇叭。到了70年代,除了街上的高音喇叭外,又给各家安装了通过电源地线传播的小喇叭,的确做到了家喻户晓。村里还办起了小报,起名为《红宣报》,万志功担任主编,宣传村里的新闻和好人好事。50年代配合宣传《婚姻法》,抵制封建思想,宣传了女青年陈秀英带头破除包办婚姻,自由恋爱,与周文贵结婚的事迹,在《介绍一个俱乐部》的小册子里进行宣扬,起到了很好的推动、示范作用。一直到1978年该村都是河北省和张家口地区的全面建设先进单位。

当时人们都关心国家大事,每天晚上都到生产队去学习报刊杂志上的重要文章,各生产队还组织教唱歌,有时还排演一些小型文艺节目。生产队部、场院成了聚集联欢的场所。

一心为公的集体主义思想在人们心中树的很牢。人们下班从地里捡的柴禾都送到生产队的场院,积到一定的时候再分给大家。从地里拔的草也都送到队里喂牲畜,这一做法减轻了给牲畜割草人员的压力。到了夏天,生产队每周分一到两次蔬菜,谁家来了客人队里还要多给分一份。秋天的打谷场成了孩子们嬉戏打闹的娱乐场所,在草垛上翻跟头,在秫节中“捉迷藏”。

原县公安局长说:“从1958年至1982年,蚕房营就没有违法犯罪的,民心齐,村风正。”真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老党员陈连有,从京张公路(110国道)拣到一箱电灯泡,扛着步行10多公里上交到原东风公社(现狼山乡)。

 

【乡村特色】蚕房营村始建年代不祥,但在村中仍旧保留一些具有年代感的特色风貌,四合院、古树、庙宇似乎在诉说着当年的故事。

说起四合院,标准和档次比较高的就要数万家巷的四合院了,即万长贵、万长祥两家的四处院落。此处四合院门楼高大雄伟,门外两旁有石雕的拴马桩,台阶是花岗岩、大理石的条石砌成,门厅墙壁是砖墙雕花。进入大门到附院,还修有二门楼,然后才能进入正院。

这两家的四合院不但高大雄伟,而且因为是兄弟,所以是既独成体系的两层套院,又是以长廊过道相互连通的大院,一看就是大户的有钱人家。有点山西“乔家大院”的味道,只是没有那样的规模。

路南王宝庭家和张忠家的两处则也很有古院落的样子。如果把路北、路南规划成一个仿古小区,则很有旅游、观赏价值。

 

古树是该村的又一特色。1966年以前村中有上百年的古榆树、杨树5棵。最老的要数前街李文翰门前的大榆树,直径约3米,高20余米,占地3亩多,树冠可以遮蔽半条街。据说,没有蚕房营就有大榆树,八九十岁的老人都没有见到过全枝全杈,但树依旧长势很好。到了20世纪90年代树全部枯死,后人把树干也砍光了,这棵蚕房营村的历史见证树彻底不在了。

第二棵就是任家坟地的三棵大杨树了。杨树生长快,加之60年代以前树下是个水坑,这棵树长的特别茂盛,树干直径约有2米多,树冠荫遮2亩多地。由于树枝都很粗,经常有人上去在树枝上来回走动,喜欢唱戏的人还站在树上练嗓子。可惜这棵树也在“文革”中被砍了。

第三棵古树该数的上万家巷万长祥家院中的那棵大榆树了。树干直径约1.5米,树冠盖住了整个四合院。传说树上有神仙,1966年被无情的锯了。

第四棵就是南沙河路口,张家的那棵的大榆树了。这棵树树干直径约一米,树冠遮荫约半亩地。枝杈齐全,枝繁叶茂,挺拔、威武,矗立村头,给村子撑了门面。这棵树也在“文革”时被砍掉了。

还有一棵是海棠树,在去柳园路的路南,官厅湖边上。它是水果树之王,占地约一亩,能产5000多斤海棠。现在是否存在,不详。

 

村中的“正殿”与旧戏台南北对应,同属村庄的中轴线。庙宇的建筑比一般的房屋高大,脊高坡陡,前言双檩。庙中供着“如来佛”。有东西厢房。解放前是伪乡政府所在地,解放后是十三队的队部,后来被拆。处于学校楼房和村委会结合部。殿外正门前有石牌坊,下铺长2米,宽15的石桌,西侧的大钟挂在石柱架上。钟高15,钟口直径121958年大炼钢铁时被毁。1964年天气大旱,村民自发的成立“娶雨”队,还在该庙接送神,结果真有大雨降落,缓解了旱情。村里还有几座庙,如西头外的“土地庙”,前街的“五道庙”等,都是人为的景观。

 

【风景名胜】由于有着依山傍水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蚕房营村景观优美,四季丰饶。除凤凰寺游览区外,村子的周围曾有十来处溪水、池塘,从东到西有李冲沟、正沟、天桥沟、凤凰寺泉、二郎沟、七云沟、太石沟都有小泉、溪水。村南的柳园路旁、李家坟、任家坟、暖水坑等都有自流泉,再往南一公里有碧波荡漾的官厅湖。

这里有李冲沟的石公公,正沟的尖山环、三亩地、滴水崖、四大汉,二郎沟的沙酒壶,七云沟的小山泉,太石沟的石婆婆、洞洼石房、二牛顶、洞冲等,游人在欣赏这些山水的自然美景时,还可以听着有关他们的美丽传说。

 

 

凤凰寺

坐落在北山脚下的凤凰寺大庙,原名“奉化寺”,由三进院的殿堂组成,整个建筑与山西五台山的“五爷庙”相仿,大庙门前的第一个台阶与旧怀来城的北极楼顶同高。相传一只凤凰从西北飞来,落到“奉化寺”大庙东北方向的“金疙瘩”山上,从此叫成了“凤凰寺”。后又向东飞去,飞到现在的“凤凰城”唐山。遗憾的是在1945年第一次解放时被拆毁,在修第二条京张高速前还能看到废墟的砖瓦和西围墙,以及庙院中的大核桃树。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了,真的成了传说。

凤凰落脚的“金疙瘩”,原是一座金山包。相传在北边很远地方,有一帮强盗,他们对金山包垂涎三尺,白天偷挖金子怕人看见,就乘天黑风大的夜晚,在金山的西侧挖。挖出的金子都用牦牛驮走。牦牛看到强盗要偷走金子,走到妫水河边装作喝水,顺势卧到地上,再也没起来,牦牛和金子永远留在了妫河边上,这就是现在官厅湖上的“卧牛山”。金疙瘩被挖了“心脏”,金子也就不在长了,慢慢地变成了“穷疙瘩”,凤凰也就飞走了。现在山包的西面还存有一个被挖走金子的洞。

 

龙泉

龙泉山像一条巨龙。龙头在龙泉喝水,“尖山环”似龙角,龙身往西北方向摆去。相传龙常年饮水,故该泉饮之不尽,取之不竭。其实并不是龙在喝水,而是龙在吐水,供人们饮用灌溉。所以,在明朝后期,全村人集资一万两黄金在龙泉西山上修建了一座龙王庙,以示谢意。在庙修成以后从庙座底下天生一棵柳树,长得枝繁叶茂,直径有1.5米,把龙泉遮了个严严实实,好像把整个龙泉涌入她的怀抱。

可惜的是在1966年夏天,村里一帮年轻人把庙给拆了,把树挖了。大树倒了后,树杆中还有一条绿蛇,也被他们挥舞着镢头给砸死了。从此凤凰寺龙泉上的龙王庙、大柳树、两座和尚塔及引水天桥等美丽的景观,再也看不见了。但是,龙泉的水仍被人们饮用。据化验,该水中含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从古代以来,当地人们就用此水做饭烧茶,甘甜、纯香。常饮此水皮肤白嫩、光泽、富有弹性。还有开胃、活血,延年益寿之功效。用该泉水浇灌的粮食、果树、蔬菜香甜、绵润、清脆。

 

“石婆婆”

在“太石沟”里,东山脚下矗立着一尊天然的塑像,即“石婆婆”。由于大自然的天斧神工,使“石婆婆”慈祥端庄,体态丰盈,个子高大。可以想象,“石婆婆”年轻时肯定是一位漂亮的姑娘。

在塑像前有清泉溪水流过,据说,已婚青年男女喝了“石婆婆”面前的水,自然就会很顺利的生儿育女。故有多年不生育者,还特意到此取水饮用,效果明显。因此,“石婆婆”面前常年有人来祭奠,香火不断。

相传“石婆婆”与“二郎神”是夫妻,住在“洞洼石房”内,由于“二郎神”年轻气盛,脾气急躁,且爱喝酒。一天酒后,夫妻生气,从此分居。“二郎神”走出家门向东遛达,到了现二郎庙山上,提起东侧“沙酒壶”,自斟自饮,以后再也没有回去。“二郎神”庙不知何时被拆,已无从考查。“沙酒壶”在20世纪70年代“农业学大寨”时 “沙酒壶”(大巨石)被开采,石头全部修了水利。

 

李冲沟

李冲沟是现在人们叫白了的叫法,其实原来叫李崇高,即八仙过海中的铁拐李。相传李崇高住在“六间房”,年轻时他看中了住在“洞洼石房”的石婆婆,并常有来往,就在相约成亲拜天地之际,遇二郎神下凡。二郎神看到如此漂亮美貌的女子将要嫁给一个像貌丑陋的男子,心中异常不平,一枪刺去,李崇高躲闪不及,刺到腿上。没能拜成天地,李崇高拖着一条伤腿跑回“六间房”,从此成了铁拐李。祸不单行,在他伤腿还没痊愈时,一场暴雨,山洪暴发,冲垮了“六间房”。铁拐李被洪水卷到了